• <dd id="w9gkq"><center id="w9gkq"></center></dd>

    <li id="w9gkq"></li>

    <dd id="w9gkq"><track id="w9gkq"></track></dd>
  • <tbody id="w9gkq"><track id="w9gkq"><dl id="w9gkq"></dl></track></tbody>
    1. <button id="w9gkq"></button>

      首頁 新聞欄目文章正文

      有誰知道中國進口糧食是從什么時間開始的?沒進口之前糧食從哪來?

      新聞欄目 2021年07月13日 03:17 19 研究

        從某種角度來看,低價進口糧源一定程度上拉低了國內的糧價,因為內外價格差較為明顯。比如說玉米價格,今年國內的玉米收購價邁進1.3元/斤,而2020年上半年進口玉米的平均價格只有0.76元/斤,內外價格差達到0.54元/斤。

        根據海關部門發出的數據,今年上半年我國進口小麥、大米、玉米分別達到335.2萬噸、123.8萬噸和365.7萬噸,同比分別增長90.3%、—2.4%和17.6%。其中,谷物的進口總量達到1259.9萬噸,增長幅度達到33.9%。在2000年之前,我國的糧食進口總量較低,整體占比在1-2%,自從加入WTO后,糧食的進口量開始明顯增長,特別是大豆,由出口國向進口大國的轉變,今年上半年大豆的進口總量更是高達4504萬噸,全年進口總量有望站上9000萬噸。我國從什么時候開始進口糧食的,沒進口之前糧食從哪來?微塵微視界對此有以下幾個觀點。

        一、糧食進口歷史由來已久,曾經我國也是糧食出口國之一

        糧食進口不是這幾年的事,只不過近些年進口量增長的較為明顯,實際上新中國成立初期,我國都有進出口糧食,只不過那時的總量相對較小。在80年代,我國玉米年度出口量最高時達到1047萬噸,低的時候出口量也達到431萬噸。在1993年時,我國玉米的出口總量占全球玉米出口量的17.8%,到1997年時,玉米的年度出口量達到661萬噸,與當年糧食作物的出口總量相比,所占比例達到了76.95%。到2001年時,我國玉米的出口總量達到600萬噸,玉米的進口量只有3.9萬噸,可以說是出口量明顯大于進口量。

        二、部分糧源進口量增長幅度較大,但主糧品種依然處于可控狀態

        從糧食的進口量來看,我國進口糧源波動較為明顯的是從加入WTO之后,可以說加入WTO前后是一個分水嶺。在1999年時我國大豆的進口量為432萬噸,2000年大豆進口量攀升至1042萬噸,2012年進口大豆總量達到5838萬噸,已經達到全球大豆進口總量的62%。2019年1-12月份,大豆的進口量達到8851萬噸,可以說刷新了歷史紀錄,而我國大豆年度消費量為10534萬噸,也就是說進口大豆的市場份額達到84%。國際貿易日益頻繁的情況下,低價進口糧源的沖擊客觀上是存在的,不過對于水稻、小麥、玉米等主糧品種,進口總量是在可控范圍內的。

        三、主糧品種自給率較為充足,國內糧價波動區間較為有限

        今年糧價波動的較為明顯,國內的玉米、小麥、稻谷等收購價均有不同程度的上漲,特別是玉米價格,玉米深加工企業給出的收購價向1.3元/斤靠攏,從今年年初到7月底,玉米的收購價整體漲幅超過0.4元/斤,特別是東北主產區,迎來了近幾年難得的好行情。不過,對于小麥、水稻、玉米等主糧品種,進口糧源帶來的影響是比較小的,因為國內的糧價體系較為穩定,而且小麥和水稻的庫存量偏高,糧價波動的幅度不會很大。一旦宏觀調控發揮作用,那么其價格想要明顯上漲就不太可能,當然,這也得益于我國主糧品種飯碗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,對外依賴度在5%以內。

        四、守住耕地紅線,國產糧食產量有保障

        現階段雖然我國口糧供應量較為充足,哪怕國際糧價明顯上漲,國內的糧價也會較為平穩,但同樣也面臨著新的挑戰,那就是城鎮化發展過程中,如何守住耕地紅線。糧食掌握在自己人手中,那么就需要有地種,18億畝耕地紅線一旦沒有守住,那么進口糧源的市場份額會明顯增加,到那時自己的話語權就偏低。對于人口超過14億的國家來說,老百姓的口糧問題不是小事,糧食產量穩步增長時,社會發展才會更加和諧穩定。一方面需要提升國內的糧食產量,特別是要讓種植戶能夠從中受益,增產時能夠實現增收,另一方面要適當控制進口,進口糧源不能占比太多,否則后期就存在較大風險。

        總之,進口糧源是一把雙刃劍,增加低價進口糧源供應量,可以明顯降低生產成本,深加工企業可以直接受益,消費者也可以買到更為豐富的進口糧源。但如果進口糧源市場份額不斷擴大,勢必使得國產糧源的市場份額減少,糧價會存在一定的下行壓力,種植戶看不到利潤空間,那么種糧積極性會降低。如果有地的農民不愿種糧了,那么口糧問題就容易成大問題。


      信托研究院